禁忌书屋 - 言情小说 - 清穿之小姐万福在线阅读 - 第264篇

第264篇

    苗苗嫁人了。

想起多年前的旅游攻略,若鸢又做了一份旅游攻略。

某天天气晴朗,万里无云阳光大盛,老两口收拾收拾东西,雇好了马车躲开下人,瞒着孩子们悄悄旅游去了。

下人们满院子满府的找两位主子,以为是散步去了或者去小主子家了,没太在意但是到了半夜主子们还没有回来,冬陌着急了。

主子出门很有不带着她的时候,连长兴也没有跟着,她总觉得怪怪的。

于是便派了人去几位小主子的府上一一问了一遍,但是没想到几位小主子那里竟然也没有,这下孩子们也都着急了。

阿玛六十一了,额娘五十三了,两个人家起来都一百多岁了,不会是哪家土匪见俩老穿着打扮不错,大着胆子给绑了吧?

于是孩子们派人把整个杭州城翻了个遍竟然也没有找到,更别说收到什么绑架信之类的东西了。

孩子们着急了,两老毕竟身份再那里,不会是被人害了或者已经遇害了吧?

于是修书一封上达紫禁城。

乾隆收到信,立马下旨派人秘密搜寻。

说来也巧,乾隆的人搜到哪儿,若鸢他们也正好到哪儿但是每次,都被他们巧妙的插肩而过。

并不是乾隆发的画像不对,而是若鸢年轻时电视剧看多了,想起了乔庄打扮这一出。

当若鸢往胤禛脸上抹稀泥的时候他是拒绝的。

两个脏的跟要饭子似的老头老太走在人群中,暗中寻找他们的人怎么能发现的了呢?

也算是若鸢突然的良心发现,在两人转完泰山之后,算了算时间出来也一年多了,孩子们说不定会着急。

恩她确实是这么想的,孩子们说不定会着急。

于是若鸢寄了封信回家。

知道真相的孩子们惊呆了,不过两个老人没事就好,看到若鸢信中提到:爬完泰山你们阿玛和我连跳下去的力气都没了,看来是老了。

孩子们伤感了,他们从来没想到陪阿玛额娘出去玩一玩,小时候还跟着阿玛南下南巡,一家人每年总有一起出去玩的日子。

但是如今他们有各自的家庭,孩子,确实不如两个老人自己出去玩来的自由潇洒,只是俩老人是潇洒了,这没人伺候总是不行的,连个暗卫都没有。

给紫禁城去了信之后,小荷花和暗卫相公,冬陌和长兴,四人收拾好了东西去找主子去了。

乾隆收到杭州来信,苦笑不得,这清妃额娘还是这么爱折腾,从前他就喜欢她折腾的吃食,折腾的玩具,如今他也喜欢她说走就走,能游天下的自由。

乾隆下旨让各地官员暗中注意二老的安全,但是不要破坏了二老的兴致。

若鸢七十岁,胤禛死了,当时他们刚到云南,前一天还在苍山。

回来之后,胤禛说累了,便睡了,第二天若鸢早早地醒了,等了半天还不见胤禛醒来。

她想他应该是太累了吧,就让他再睡会儿,她先起床吃早饭了。

但是快到中午了还不见胤禛起床,他年轻的时候是个勤奋的阿哥,中年是个勤勉的皇帝,老了是个睡不多的老头。

若鸢怕他再睡下去会生病,便进屋打算叫醒他,但是当她触到他的手指时,不同于寻常的冰凉,他的脸色看来有些苍白无力。

若鸢怕自己想多了,颤抖着手探了探胤禛的鼻息,呵,原来不是他不醒来而是他醒不来了。

从穿寿衣到进棺材,若鸢面色平静。

由于胤禛死的时候是夏天,尸体运回紫禁城怕是会腐烂。

若鸢便命人把他烧了,她留了一半骨灰,还有一半寄回了京城,他是她的老公,但是她不会忘记他还是历史上的雍正皇帝。

若鸢将胤禛的骨灰洒进了洱海,随后在下人们惊诧声中跳入了洱海。

她妹想过她会有轻生的这一天但是为了他她做了,她无法忍受渐渐老去的岁月里没有他,她无法忍受身体机能慢慢的消失。

若鸢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“胤禛,对不起我食言了,我等不到同岁的那一天了。”

若鸢没想过她跳进了洱海竟然还有醒来的这一天。

“滴....滴…..滴….滴….”这是心跳仪的声音?

消毒水的味道刺鼻浓烈告诉她确实和她想的一样,她在医院。

她这一跳不会又跳穿越了吧?

“小愿你终于醒了,你担心死我了。”

这是?院长mama的声音?

她又回来了啊。

还是她就是做了一个梦,那七十年就是她的梦?可是这么真实她手上仿佛还有胤禛骨灰的味道。

陈若愿出院之后拿着文凭找了份不错的工作,一年后由于她不错的工作能力被上司提拔成了项目主管。

某日陈若愿结束了通宵的工作,做在公司附近的星巴克点了一杯咖啡醒神。

拿着咖啡回公司的时候,路过一个公园,公园的某颗树上,挂了一只纸鸢,上面朱红色的楷体字很是显眼。

“卿,吾心之最。”

若愿心里咯噔一下,这么熟悉的几个字,仿佛就是梦里他给她写过的某封信。

陈若愿笑了笑,不过是个梦,就算是真的那也是过去了。

“这辈子,我不想去爬仓山了。”

背后的声音让陈若愿一抖,双脚不听使唤的快步向前方走去。

她快也快不过背后的人。

感觉到身体被身后的搂进怀中,陈若愿心猛的加速。

“佛说我这几百年不会白等,果然,我追到你的时代了。”

陈若愿激动的转过身。

鼻子眉毛眼睛耳朵嘴巴,除了没有剃秃半个脑袋,眼前这个男人哪儿哪儿都是她最熟悉的样子。

陈若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,扑进了男子的怀中。

“这一世我叫殷震。”

殷震?这不是大BOSS吗?

原来他早就找到她了。

(完)